酷搜科技 科技品牌 重塑互联网生态?亚太IP地址管理改革正在到来

重塑互联网生态?亚太IP地址管理改革正在到来

  IP地址是互联网服务的底层核心资源,是全球数字经济的基础构件。对于互联网产业生态中众多的通信、金融、游戏、娱乐、数字服务以及ISP服务提供商等企业来说,是否拥有充足稳定的IP地址资源可以说是其产品和运营能否持续展开的先决条件。

  1月9日,APNIC的执行委员会进入提名和投票期。为了中国的数字资产安全,该机构的改革势在必行。

  APNIC(Asia-Pacific Network Information Center,亚太网络信息中心),位于澳大利亚,是亚太地区分配IP地址的唯一组织。因互联早期发展的历史原因,其于1998年以私营公司身份成立,成立的宗旨在于为亚太地区各类机构分配IP地址,促进互联网在亚太地区的发展。APNIC现有超过8300名会员,其中中国地区的会员数量超过1000。

  最近两三年,APNIC卷入了多个商业和治理纠纷。从世界互联网创新之初的引路人,到墨守成规的官僚化机构,APNIC的大组织病越来越重。其现任总干事(General Secretary) Paul Wilson担任APNIC总干事职位超过20年,其本人的政治倾向、管理方法已经深深对APNIC的多元创新文化产生不利影响。

  目前,APNIC注册分发亚太地区的IPv4地址同时,已全力展开部署IPv6地址,AS号码等的工作。中国通过APNIC申请获得的IP地址数量巨大。但和美国相比,美国占有了IPv4地址地址总量的44%,中国仅占有9%。

  而新兴的IPv6地址,是中国互联网正在加大力度投入资源和押注的领域。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标准所互联网中心主任高巍介绍:“中国是全球最早开展 IPv6及下一代互联网技术研究、标准制定、应用开发和规模商用的国家之一。截止2022年12月,中国IPv6用户数已到达7.18亿,固定网络IPv6流量占比达12.43%,移动网络IPv6流量占比达46.93%,整体发展势头良好。尤其在云平台IPv6改造中取得了阶段性的成功,已有超过95%的CDN节点支持IPv6,为达到IPv6流量提升新时期提供了有力支撑。”

  亚太互联网络信息中心(APNIC)基础资源服务总监潘广亮则指出:“互联网的成长没有停止,也不会停止。随着越来越多的设备接入,IPv6成为了必由之路,并在全球范围内不断增长,其中亚洲地区的整体IPv6支持能力增幅强劲。据APNIC统计,目前亚洲IPv6支持能力超过全球平均水平,已接近40%,以中国、印度、马来西亚为代表的几个国家IPv6发展势头迅猛。未来几年,IPv6的部署将会继续提升,并将出现更多以IPv6为基础的创新应用。”

  我国数字经济的蓬勃发展,IP地址作为重要的数字资产关乎产业经济安全。对数字地址资源的控制权不足,核心资源分配话语权薄弱,是我国互联网产业长足发展,夯实数字经济基础亟待解决的重大问题。

  为了促进亚太数字经济的发展,不让IP地址资源成为危害国家网络安全的工具,APNIC的重大改革迫在眉睫。

  根据APNIC章程,会员是APNIC的控制实体,而APNIC执行委员会(Executive Council)则由会员选出的,代表亚太地区互联网社群管理APNIC的决策部门。APNIC执行委员会相当于其他机构的董事会。由会员选出的EC委员必须以个人名义执行EC职务,代表APNIC进行决策和管理。

  但目前APNIC总干事,澳洲人Paul Wilson通过操弄制度程序,让名义上握有决策权的执行委员会却无法在APNIC的运营和发展上做出忤逆自己的决策。APNIC已然出现现代公司治理里常见的代理人控制问题,呈现铁打总干事,流水执行委员的状况。

  而国际上,将IP地址分配武器化的政治行为已初露端倪。

  2022年3月1日,乌克兰副总理兼数字化转型部长米哈伊洛・费多罗夫(Mykhailo Fedorov)公开向ICANN和RIPE NCC发信,谴责俄罗斯对乌克兰实施军事行动等行为,并敦促ICANN尽快实施封禁俄互联网访问的相关制裁措施以“应对和阻止俄联邦进一步侵略行为”。

  在给ICANN的信中,乌克兰要求ICANN关闭位于俄境内的四个域名系统根(镜像)服务器节点,撤销“.RU” (俄罗斯)、“.рф” (西里尔语的俄罗斯)和“.SU” (苏联)三个顶级域,撤销上述(顶级)域下所运营网站的SSL安全证书。

  在给RIPE NCC的信中,乌克兰则要求RIPE NCC撤销该机构发放给所有俄罗斯IP地址会员所申请使用的IP地址权利,并阻断相应根(镜像)服务器的运行。

  RIPE NCC是负责欧洲、中东和中亚地区的IP地址资源分配机构。RIPE NCC随后在其网站公开发表声明表示,RIPE NCC保持中立,不对国内政治争端、国际冲突或战争采取立场,采取一切合法措施,为其服务区域内的所有会员和全球互联网社群提供不间断的服务。

  尽管未遭受RIPE NCC的中断IP制裁,但俄乌冲突爆发后,两家国际顶级骨干运营商Cogent和Lumen宣布中断俄罗斯的互联网连接,一度造成俄罗斯国际互联网流量下降超过30%。同时,Apple停止通告俄AS206753的路由,伦敦IXP删除俄两大AS的路由。上述措施,虽然并未完全切断俄罗斯的国际互联网连接,但无疑给俄罗斯互联网运行造成极大冲击。

  在乌克兰的启发下,已经有西方智库在思考未来动用IP地址资源作为制裁工具的可能性。

  这暴露出我国IP地址管理面临的风险。

  亚太地区互联网蓬勃发展,APNIC也确在其中做出应有贡献。但僵化的APNIC治理模式已暴露出越来越多的问题,在Paul Wilson担任总干事(General Secretary)期间,APNIC已由公益-私营合作的公司几乎完全变成了一家个人化的公司。

  最近,APNIC更是深度卷入了非洲同行AFRINIC与其会员机构(实控制人为中国籍)的一起纠纷。APNIC总干事绕过执委会,做出多个超出APNIC总干事授权的决定。

  2022年7月,在APNIC总干事联名签署的一封NRO信件里,一方面要求非洲的毛里求斯政府干预AFRINIC的纠纷,鼓动政府干预司法;另外一方面,则要求毛里求斯政府给与ARFRINIC(和其他RIRs)外交豁免权。让人意外的是,APNIC的执委事先并不知晓将会发出这样一封公开信。

  2022年3月份,卷入AFRINIC纠纷的另外一个当事方负责人参与当年的APNIC的执委选举但以失利告终,有内部消息称系APNIC建制派对其全力阻击所致。

  更有意思的是,2022年11月底,与AFRINIC有关的某机构在赞助2023年的APRICOT(Asia Pacific Regional Internet Conference on Operational Technologies,亚太区互联网运营技术会议)时,被告知因APNIC总干事对赞助方有意见,威胁如APRICOT接收该机构赞助,APNIC将退出赞助。事实上,从APNIC成立以来,一直是APRICOT的赞助方,且其每年春季的会员大会一直都与APRICOT同时同地召开,因为二者的使命都是推动亚太地区的互联网发展。

  2023年伊始,拉开帷幕的APNIC执委选举正处在影响未来亚太互联网治理环境发展的历史时刻。未雨绸缪,我国相关部门、学术界、产业界和技术社群应该行动起来,积极参与APNIC执委选举,为增强我国在国际互联网治理的话语权发声发力。另外一方面, APNIC的社群力量为了自身健康发展和长远利益,更应以实际行动改革APNIC,推动多元创新文化,维护本地区IP地址资源的安全稳定应用环境。

免责声明:本文上述内容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,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。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来源于第三方或网络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如有稿件内容、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进行处理。http://www.kusoukeji.com/13094.html
上一篇
下一篇

发表评论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微信:nvshen2168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8253665@qq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