酷搜科技 科技杂谈 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
前阵子,差评主办了一个叫作麻瓜青年选择奖的活动。

虽说这奖项的名字取得有点端着,但我们办这个奖的初衷,是想用酷酷的方式,选出这一年里,大家心目中喜爱的一众硬件产品。

奖杯设计的也很特别,是一块用北美黑胡桃木制作的陆冲板,足够的别出心裁了。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
在获颁的这些产品中,有一项叫作“年度惊喜产品”的奖项,经过投票后,最后获奖的是大疆在深圳新建的总部大楼 —— 大疆天空之城。

对于这个结果,说实话是真的蛮“惊喜”的。

不是给产品颁奖吗,最后怎么落到了一座建筑身上?它怎么就成为了今年惊喜最大的“产品”?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
这奖是评出来了,奖杯滑板也给人送去了,回过头来反而是颁奖人自己搞迷糊了。

定睛一看这新大楼的照片,长得确实是相当别致啊。

外面挂着五六个的 “ 大盒子 ”,像踩着高跷站在地上似的,大楼中间还有一条桥连着,有那么点 “ 混乱守序 ” 的意思。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
我和同事看完之后头开始痒了,脑袋上长出了不少的小问号。

你说一栋楼,上面要挂这么多盒子,不怕变形掉下来么?

深圳台风那么多,看起来这么个这么个金鸡独立的造型,能抗住几级大风?地震会不会有影响?

趁着送奖杯的时候,我顺便问了一下大疆的同学,有没有机会来现场参观参观一下天空之城,来揭开我们内心的好奇心。

大疆的同学很爽快的答应了我们的请求。

于是,我立马带上相机、无人机,闪现到了深圳。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
嗯,这恐怕也是我至今为止,评测过最大的一件“产品”了。

 接下来的篇幅有些长,但是绝对能给你另一个角度看待大疆这家公司,而且这个楼真的很有意思 hhhh 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
如果你恰好在深圳,从地铁站五号线留仙洞站 A 口出来向左转头,就能看到这座大疆的新总部。

第一眼看过去,你会发现两栋楼一高一矮,不是对称的,它像是一个漂浮在空中的巨型机器人。

整个镶嵌的箱体结构错落有致,乍一看又有一点盗梦空间般光怪陆离的 feel 。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
站在大楼下,一抬头就能看到这些 “ 玻璃盒 ” 悬在头顶,底部没有任何的支撑,它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屋檐,压迫感十足。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
“天空之城”妙就妙在这些挂在上面的 “ 巨大玻璃盒子 ”。

大楼中心贯穿的中心柱叫 “ 核心筒 ”,而这些 “ 玻璃盒 ” 就一块块的挂在建筑的核心筒上,以一种看上去不太可能的方式牢牢吸在上面。

全钢结构结合玻璃的大体块、非对称外挂,这座建筑增添了一份异世界的科幻感。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
大疆的员工,平时就在这些悬空玻璃盒里办公、研发产品。

视角再往上移,在两幢楼中间的位置还架了一座高空连桥,若隐若现的连接着两栋大楼。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
这座悬索桥挂在 105 米高空的位置,上下没有遮挡,远看像是浮在空中一样。

看到这些,我们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去这个桥上体验一下。

但是问题来了,我们围着核心筒底座找了一圈,并没有发现大楼的入口在哪儿。

这个大楼的底座旁边是一片精致的景观绿化广场,在这个广场上到处都是大疆的员工在测试产品,但是完全搞不明白他们从哪儿冒出来的。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
在获得允许后,我们把无人机飞上天,终于看清了大楼的入口。

原来天空之城的底部是一圈包围起来的裙房,入口和大堂在裙房的内侧,刻画出了简约大气的观感。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
不得不说,这样抬高之后做成的入口,还是挺有巧思的。

站到真正大楼入口前,透明玻璃盒子干净通透、一览无遗。而你很难意识到,周边上面原来是一块可以走人的绿道。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
“天空之城”的里里外外,都充满了类似这样极致简约感的“移步易景”,在整个建筑的美学语言中,起到了相当关键的作用。

去访客中心换了访客牌之后,我和小伙伴就正式进入大疆总部了。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
进入大楼,整个大楼以银灰色为主色调,与大疆现在的产品色系一脉相承,充满了科技科幻风。

我私以为如果加一点橘色,就像大疆无人机的桨叶,可能会更加活泼一些。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</ 银灰色的主色调 >

在经过了拥有专职护工的枯山水,“ 神盾局 ” 风格的电梯之后。

我终于来到此行的第一个目的地,就是连桥所在的西塔 24 楼!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
从功能上来分析,这座连桥是大楼在地面以上唯一连通东西两座楼的交通方式。

换句话说,如果你在东塔大楼里办公,想去西塔办事,要么从 24 楼的连桥过去,要么坐电梯下楼从地面过去。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
老实说,在上面走动的时候,尽管有风,但摇晃感并不强,向内倾斜的扶手设计,缓解了一部分在高空行走的紧张感。

这座桥的建造也并没有走上去的那么简单,要在高空横风的作用下维持桥面振动的稳定,还挺不容易的。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
大疆介绍,为了保证桥体的稳定,“天空之城”的结构团队专门找到了西南交大的风洞实验室进行合作,对桥身做了大量的风洞数值研究,以确认桥体在强风环境下的承载强度。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
连桥在设计上的几何结构,也摆脱了两栋大楼轻微摇晃带来的拉扯,保障了它在空中的 “ 独自美丽 ”。

离开连桥继续往大楼高处走,我又进入到拥有四层楼高的无人机试飞空间。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
这是一个32 x 18 × 18 米的巨大室内场所,出于安全和保密性的考虑,三面玻璃都配备了窗帘,新品试飞会全部拉下。

需要抗风性测试的时候,他们会专门拉来相应的设备进来。不过我们参观的时候空荡荡的,非常可惜。

接下来我参观了办公室,参观过程中我的口水就没停过,羡慕的要死。

因为悬挂体块的关系,大疆办公室的窗户基本是沿着房间环绕一圈的,房间内没有立柱的遮挡,采光相当充足。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
办公室的工位是大疆自己设计的,里头暗藏玄机,嵌入了不少实用的功能。

像是可调节高度的升降桌、全接口的插排以及折叠式的午睡床,每一项都是打工人的 respect。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
我最酸的点在于,大疆还给每位员工都标配了一把市售价在半狗左右的 Herman Miller 的人体工学椅。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
要是也给我配一把这椅子,那以后公司就是我家。

除了常规的办公室、会议室之外,像员工食堂、健身房、空中花园等设施,在“天空之城”里也都有一席之地,算是大厂的标配了。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
里里外外参观完毕,但我脑袋上的问号冒的更多了。

设计师们到底是怎么想到,建一个这样把办公室挂在空中的楼的?那么这么多个嵌在上面的 “ 玻璃盒子 ”,到底是怎么造出来的?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
大疆的同学也是很热情啊,把我能问的问题都一一做了解答,讲真,我第一次了解楼原来还能这么造。

大疆是有点做产品的基因在身上的,几年前在深圳拿了这块地之后,他们没有马上联系建筑公司、找供应商,而是想要自己先研究研究,把造楼的这个理念先搞搞懂,看看有没有办法参与到大楼的建造过程中。

他们采用的设计团队,也是给苹果设计出 Apple Park 的世界顶级设计团队 —— 福斯特建筑事务所。

尽管有最顶尖的建筑团队做乙方了,大疆依然从自己的员工里招募了一支生力军,协助福特斯一起商讨新总部的方案。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
诶,碰到个这么上心的甲方,福特斯钻研的劲儿也上来了。

福斯特本身在建筑风格上,属于敢突破、追求极致的那种类型。

负责结构设计这块儿的奥雅纳,为项目提供了结构、机电、幕墙、交通等工程设计以及咨询服务。

好嘛,大家一拍即合。

在这样奇妙的化学反应下,最后敲定了以双塔大悬挑为主要结构的“天空之城”方案。

其实这样的形态在建筑中被称为 “ 大悬挑 ”,是指建筑本体部分悬出房梁或楼板,形成悬臂,是建筑师的常用设计手法,要是运用得当,会成为整个方案点睛之笔。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
但它对结构工程师来说,却是一个极其爆肝的信号。

建筑师在图上勾出悬挑是很美,可在结构眼里,就是一大堆需要细心对待的复杂数据计算和分析,但凡出了一点差错,楼就造不出来。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</ 大楼的结构计算分析和变形控制 >

一般的楼挑一个结构出来,胆儿就已经够肥的了,而且业内 10 米就算是悬挑极限标准。

“天空之城”在一栋楼上一口气挑了六块非对称的钢铁玻璃盒子,盒子最大悬挑距离达到了 21.5 米,最小也有 18 米。

一个建筑行业的朋友和我说,他要是结构师,看到这个设计,血压估计已经飙到 180 了。

而且,非对称排布对于建筑的平衡是一个很大的挑战,这么一个带楼板大盒子少说也得上万吨,就算一个悬出来能挂得住,怎么在核心筒挂了 6 个的情况下还能稳住核心筒结构不形变,是一道不小的难题。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
天空之城的结构团队给出的方案是 —— 桁架结构。

众所周知啊,三角形是最稳定的一个基础几何结构,桁架就是利用三角形的连接件组成的一个房梁骨架,一般会在大跨度的厂房、展览馆、体育馆顶部见到。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
“天空之城”选择把这些桁架放到了起主要支撑结构的核心筒外面,以此作为拓展出来的结构块。

在桁架基础上,再往下去铺楼板,由此形成 6 组下悬翼结构,这也就是我们看到的这些 “ 旅行箱 ” 的雏形。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
这样一来,体块的荷载通过四周的吊柱牢牢的被桁架组件给拎了起来,这部分的支撑力由桁架传递给了主结构核心筒,确保了体块能完全吃住。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
这还只是单一的稳固结构,还有非对称摆放的问题需要头疼。

这就好像你骑车去买瓜,在你 没有捅人 顺利买到了一大一小两个瓜的情况下,把瓜一左一右挂在车把上固定好的问题是解决了,但要把车顺利的骑回去,还得想办法解决平衡问题,不然很容易摔车。

结构团队解决平衡的方法,是先用工程软件进行分析,预测每个位置上会产生的水平位移、物理形变,这部分的预测误差精度需要控制在毫米级。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</悬挂体块竖向的结构分析 >

后续在实际建造施工过程中,预先做好处理,最终使得形变程度保持在一个可接受范围内。

与此同时,还要考虑到非结构件的承载问题,像是机电设备、通道管线、人流等等变量,都需要提前考虑在内。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</ 楼板的振动分析以及应力分析 >

比如他们预测出东塔的核心筒位移情况是 70.5 毫米,在施工时就要根据这形变的状态不断做调直,维持住垂直状态。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
这个过程有点像是舞台上举物保持平衡的杂技演员,他们在把自己举起来之前,会先用身体来寻找与物品之间的平衡点位,最后稳稳的维持住一种形态。

在具体的建造过程中,施工团队是先用临时的胎架和立柱,把体块托举到相应高度,在保证了结构的绝对安全之后,最后再将辅助结构拆除。

大疆的同学介绍说,当时在拆除第一个下悬翼胎架的时候,大家都紧张的不得了,生怕楼板撑不住掉下来。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
好在结果非常 nice,这样 “ 倒着受力、逆着施工 ” 的建造方式,在建筑行业内,算是相当大胆的了。

这也再一次证明了科技的帮助下,其他领域也可以突破极限。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
总的来说,以结构为主要视觉呈现方式的“天空之城”,确实很好的传达出了 “ 理工科之美 ”。

放到整个建筑风格的视角下,“天空之城” 属于典型的高技派( High-Tech )风格建筑。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
这类建筑最大的特点,是会将最时新的高科技产业的技术元素,融入到建筑里。

像是著名的香港汇丰银行大楼、伦敦劳埃德大厦、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,都属于这一类型。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
他们会比较少用到混凝土这样的传统建筑材料,多使用钢、铝、玻璃,强调建筑在结构上的美感。

然而这些写在教科书里的经典高技派建筑,岁数都普遍在三四十岁往上,在刚建成的时候是 “ 高科技 ” 的代名词,放现在来看,他们的科技味早已被时间洗刷成了旧工业风,充斥着年代感。

而在这些老前辈面前,“天空之城”像是一个带着对科技最新理解,刚从名校毕业的高材生,它有致敬,也有创新。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
参观采访结束之后,我脑中闪过一个问题 —— “ 产品与生俱来的魅力感到底是从哪儿来的?” 

从普通人的视角来看,“天空之城”在视觉冲击之余,做到了感性与细腻的共存,而在懂行的建筑人看来,它与地心引力做对抗的各种勇敢尝试,着实让人倒吸一口凉气。   

不管是 “ 旅行箱 ” 的大面积悬挑、 270 度大面积定制的环绕玻璃还是极具轻盈感的连桥,都经过了极为严苛的考虑和演算。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
大疆在这个过程中,不仅仅是个提需求的甲方,更是一个亲身参与者,“天空之城”的每一处细节,都有着 6 年多建造时间里,大疆和所有合作伙伴们夜以继日的谨小慎微。

据大疆的同学分享说,在拆卸支撑的过程中,产生了水平位置上的误差,他们的团队就问工程的供应商,说这个误差是不是不正常,会产生危险?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
最后确认下来,这个误差是在工程可控范围内的,大家悬着的心才放下来。

类似这样的小问题大疆都会去一一求证,这么一来二去,工程时间其实是被拖长了的。

不过反过来想想,较真盖楼的误差,不正是大疆把平时做产品这股认真劲,给映射到了建筑上么?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</ 设计师在涂料颜色上的比较和推敲 >

有这样精益求精的态度,就难怪他们家产品受大众喜爱了。

和大疆的同学接触下来,我发现他们对于 “ 产品 ” 的认真态度,是出了名的不急不躁。

就拿无人机来说,我们每年看到发布出来的新品可能有两代,但其实产品最早的形态,可能要追溯到 5、6 年前,而这其中设计出来的样品更是不计其数。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
在把产品打磨成精品的大前提下,时间反而是可以妥协的点,大疆希望把所有产品都打磨好了再推给消费者。

而这次的 “ 消费者 ” 轮到了他们自己。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
「 天空之城 」从设计到施工前后花了六年的时间,内外的装修和后期的收尾工作也没有丝毫怠慢,包括对枯山水的护理、清洗地板,石头缝处理等一些很细的维护等等。

所谓 “ 慢工出细活 ”,可能正是这样的细活,才让产品本身散发出如此独特的魅力吧。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
参观完之后,夜幕降临,我留了些时间,在「 天空之城 」附近瞎转悠。

我瞅着附近有一个开放的小公园,就溜了进去,里面堆了两个上去是给滑板玩家练习的土包,远处是还在施工的工地。

我自然的举起相机、按下快门,在这一刻,我隐约见到了这家公司未来五十年的样子。

我去大疆新总部逛了逛:评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“产品”

免责声明:本文上述内容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,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。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来源于第三方或网络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如有稿件内容、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进行处理。http://www.kusoukeji.com/12510.html
上一篇
下一篇

发表评论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微信:nvshen2168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8253665@qq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返回顶部